D08杜甫五古《送李校书二十六韵》读记


杜甫五古《送李校书二十六韵》读记

(小河西)

送李校书二十六韵

代北有豪鹰,生子毛尽赤。渥洼骐骥儿,尤异是虎脊。

李舟名父子,清峻流辈伯。人间好少年,不必须白皙。

十五富文史,十八足宾客。十九授校书,二十声辉赫。

众中每一见,使我潜动魄。自恐二男儿,辛勤养无益。

乾元元年春,万姓始安宅。舟也衣綵衣,告我欲远适。

倚门固有望,敛衽就行役。南登吟白华,已见楚山碧。

蔼蔼咸阳都,冠盖日云积。何时太夫人,堂上会亲戚。

汝翁草明光,天子正前席。归期岂烂漫,别意终感激。

顾我蓬屋姿,谬通金闺籍。小来习性懒,晚节慵转剧。

每愁悔吝作,如觉天地窄。羡君齿发新,行己能夕惕。

临岐意颇切,对酒不能吃。回身视绿野,惨澹如荒泽。

老雁春忍饥,哀号待枯麦。时哉高飞燕,绚练新羽翮。

长云湿褒斜,汉水饶巨石。无令轩车迟,衰疾悲夙昔。

此诗是乾元元年春在谏省作。李校书名李舟。《处州刺史李公墓志铭》(唐-梁肃):“公姓李氏,讳某(舟),陇西成纪人也,字曰公受。…水部郎中眉州刺史某(岑),以宏材广化,实公之烈考;礼部尚书襄阳席豫,以大名谥文,实公之外祖。公生而聪迈,十六以黄老学一举登第,十八典校宏文,…宰东阳宣城二县,辟宣歙(shè)浙东二府。…爵陇西县男。”(由此知:李舟父亲叫李岑。李舟外公叫席豫。席豫唐史有传。)

校书即校书郎。《唐六典-门下省》:“校书郎二人,从九品上。”李舟是门下省弘文馆校书郎。这次李舟往汉南探亲,杜甫写此诗相送。同时岑参也写诗《送弘文李校书往汉南拜亲》相送(附后)。

代北有豪鹰,生子毛尽赤。渥洼骐骥儿,尤异是虎脊。

李舟名父子,清峻流辈伯。人间好少年,不必须白皙。

代北:即代地或代郡之北。《山海经》:“雁门山,雁出其间。在高柳北。高柳在代北。”《史记-匈奴列传》:“(赵武灵王)北破林胡、楼烦。筑长城,自代并阴山下,至高阙为塞。而置云中、雁门、代郡”。

豪鹰:雄鹰。《尔雅》郭璞注:“(鹰)善击,官于代郡捕之。”《鹰赋》(隋-韦澹):“立如植木,望似愁胡。觜同剑利,脚等荆枯。亦有白如散花,赤如点血。”《祭束向元道文》(宋-王安石):“霜落之林,豪鹰俊鹯(zhān),万鸟避逃,直摩苍天。”

渥洼:传说产神马之处(今甘肃安西境);指代神马。《史记-乐书》:“又尝得神马渥洼水中,复次以为《太一之歌》。”《送史兵曹判官赴楼烦》(唐-卢纶):“渥洼龙种散云时,千里繁花乍别离。”

骐骥:骏马;喻贤才。《离骚》(先秦-屈原):“乘骐骥以驰骋兮,来吾道夫先路。”《荀子-劝学》:“骐骥一跃,不能十步;驽马十驾,功在不舍。”《史记》:“臣闻骐骥壮盛之时,一日千里。”

尤异:优异;珍品。

虎脊:本谓骏马毛色如虎。后用作骏马的代称。《汉书-礼乐志》:“天马徠,出泉水,虎脊两,化若鬼。”《戏为六绝句》(唐-杜甫):“龙文虎脊皆君驭,历块过都见尔曹。”

清峻:廉洁高尚。《三国志-常林传》:“时论以(常)林节操清峻,欲致之公辅,而林遂称疾笃。”《天育骠骑歌》(唐-杜甫):“伊昔太仆张景顺,监牧攻驹阅清峻。”

流辈:同辈,同一流。《复至裴明府所居》(唐-李商隐):“求之流辈岂易得,行矣关山方独吟。”

伯:排行第一的。《暮春…过郑监湖亭泛舟》(唐-杜甫):“海内文章伯,湖边意绪多。”

大意:代北有雄鹰,生下来毛皆红。渥洼产的骏马,优异的毛色如虎。李舟你父亲就很出名,在同辈中清廉高尚一流。你是人间好少年,不必要肤色洁白。

十五富文史,十八足宾客。十九授校书,二十声辉赫。

众中每一见,使我潜动魄。自恐二男儿,辛勤养无益。

足宾客:交游甚广。

辉赫:显赫,煊赫。《古风》(唐-李白):“路逢斗鸡者,冠盖何辉赫。”《莫相疑行》(唐-杜甫):“忆献三赋蓬莱宫,自怪一日声辉赫。”

动魄:惊心动魄。内心受到强烈震动。《诗品》(南梁-钟嵘):“陆机所拟十四首,文温以丽,意悲而远,惊心动魄,几乎一字千金。”《春日》(南北朝-闻人倩):“林有惊心鸟,园多夺目花。”

二男儿:指杜甫之子宗文、宗武。

参考:《陌上桑》(古乐府):“十五府小吏,二十朝大夫。三十侍中郎,四十专城居。为人洁白皙。鬑鬑(lián)颇有须。”《孔雀东南飞》(汉乐府):“十三能织素,十四学裁衣。十五弹箜篌,十六诵诗书。十七为君妇。心中常苦悲。”

大意:十五岁文史渊博。十八岁交友众多。十九岁任职校书郎。二十岁已经声名煊赫。在众人中每次相见,都使我心灵为之一震。感觉我那俩儿子,虽辛苦抚养,或不会有啥出息。

乾元元年春,万姓始安宅。舟也衣彩衣,告我欲远适。

倚门固有望,敛衽就行役。南登吟白华,已见楚山碧。

万姓:百姓。《汉书-元帝纪》:“宣明教化,以亲万姓。”《狱中上崔相涣》(唐-李白):“千门闭秋景,万姓危朝霜。”

彩衣:典“老莱衣”。《列女传》:“昔楚老莱子孝养二亲,行年七十,婴儿自娱,常著五色斑斓衣,为亲取饮。”后因以“彩衣”指孝养父母。《送韩十四江东觐省》(唐-杜甫):“兵戈不见老莱衣,叹息人间万事非。”

倚门:形容慈母盼望儿女归来的殷切心情。《战国策》:“王孙贾年十五,事闵王。王出走,失王之处。其母曰:'汝朝出而晚来,则吾倚门而望;汝暮出而不还,则吾倚闾而望。’”《岳州别子均》(唐-张说):“他日将何见,愁来独倚门。”《别董颋》(唐-杜甫):“已结门庐望,无令霜雪残。”

敛衽(rèn):整衣服,以示恭敬。《战国策-楚策一》:“一国之众,见君莫不敛衽而拜,抚委而服。”《盐铁论-非鞅》(汉-桓宽):“诸侯敛袵,西面而向风。”《劝农》(晋-陶潜):“敢不敛衽,敬赞德美?”

行役:泛称行旅,出行。《陟岵》(先秦-诗经):“嗟!予子行役,夙夜无已。”《捣衣诗》(南梁-柳恽):“行役滞风波,游人淹不归。”《估客行》(唐-李白):“海客乘天风,将船远行役,譬如云中鸟,一去无踪迹。”《将巡郴永途中作》(唐-戴叔伦):“行役留三楚,思归又一春。”

白华:《诗序》:“白华,孝子之洁白也……有其义而亡其词。”后用为咏孝亲之典。《送郑巨及第后归觐》(唐-钱起):“多才白华子,初擅桂枝名。”《补亡》(晋-束皙):“白华朱萼,被于幽薄。粲粲门子,如磨如错。终晨三省,匪惰其格。”诗经另有:《白华》(先秦-诗经):“白华菅(jiān)兮,白茅束兮。之子之远,俾(bǐ)我独兮。”

楚山:楚地山。这次探亲之地是汉南,属楚地。

大意:乾元元年春,百姓开始安居。李舟也为尽孝心,告诉我要远行探亲。你的母亲或倚门在等着你,你整理行装出发。向南远行唱着《白华》,好像已看到青翠的楚山。

蔼蔼咸阳都,冠盖日云积。何时太夫人,堂上会亲戚。

汝翁草明光,天子正前席。归期岂烂漫,别意终感激。

蔼蔼:茂盛貌;盛多貌。《和郭主簿》(晋-陶潜):“蔼蔼堂前林,中夏贮清阴。”《艳歌行》(晋-陆机):“蔼蔼风云会,佳人一何繁。”

冠盖:官吏的服饰和车驾;借指官吏。《西都赋》(汉-班固):“冠盖如云,七相五公。”《梦李白》(唐-杜甫):“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。”

太夫人:尊称李舟之母。李舟之母是席豫之女。按《旧唐书-席豫传》,席豫原是襄阳人。开元二十年任郑州刺史。天宝六年任礼部尚书。天宝七年卒。或因安史之乱,李舟的母亲到老家襄阳避难。

汝翁:尊称李舟父李岑。据贾至至德年间起草的《授李岑工部员外郎制》:“敕:京兆府兵曹参军李岑,敏而好学,出言有章,累登甲乙之科,尝居匡辅之任。…可工部员外郎。”此诗写作时,李岑当在朝中为官。

明光:汉代宫殿名。借指唐宫。

前席:移坐而前。《史记-商君列传》:“卫鞅复见孝公。公与语,不自知膝之前于席也。”后以“前席”指移坐向前。《汉书-贾谊传》:“文帝思贾谊,征之。…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。谊具道所以然之故。至夜半,文帝前席。”《贾生》(唐-李商隐):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。”

烂漫:同“烂熳”。蔓延;弥漫。《琴赋》:“留连漫烂。”《咏兔丝》(南齐-谢朓):“烂熳已万条,连绵复一色。”《和李补阙曲江看莲花》(唐-姚合):“绕行香烂熳,折赠意缠绵。”

大意:宽广的西京长安,冠盖日日云集。什么时候您的母亲,可以在长安的堂上于亲戚相会。你的父亲正在朝中起草文件,正受天子重用。你的归期那里会遥远,但毕竟是分别,终会让人激动。

顾我蓬屋姿,谬通金闺籍。小来习性懒,晚节慵转剧。

每愁悔吝作,如觉天地窄。羡君齿发新,行己能夕惕。

临岐意颇切,对酒不能吃。

蓬屋:蓬室。《抱朴子-安贫》(晋-葛洪):“潜侧武之陋巷,窜绳枢之蓬屋。”《过白岸亭》(南北朝-谢灵运):“拂衣遵沙垣,缓步入蓬屋。”(遵:沿着)。

金闺:即汉宫金马门,借指朝廷;闺阁的美称。《侍郎报满辞閤疏》(南朝宋-鲍照):“金闺云路,从兹自远。”《贾侍郎自会稽使回…》(唐-刘长卿):“报恩看铁剑,衔命出金闺。”《从军行》(唐-王昌龄):“更吹羌笛关山月,无那金闺万里愁。”

通籍:同“通藉”。记名于门籍,可以进出宫门。做官的意思。《奉使自蓝田玉山南行》(唐-张九龄):“通籍微躯幸,归途明主恩。”《题省中院壁》(唐-杜甫):“腐儒衰晚谬通籍,退食迟回违寸心。”

晚节:晚年;晚年节操。《史记》:“(吕后)及晚节色衰爱弛,而戚夫人有宠。”《济上四贤咏-崔录事》(唐-王维):“少年曾任侠,晚节更为儒。”《遣闷戏呈路十九曹长》(唐-杜甫):“晚节渐于诗律细,谁家数去酒杯宽?”《宋书-良吏传-陆徽》:“冰心与贪流争激,霜情与晚节弥茂。”

墉:懒。

剧:甚。程度副词。《咏史》(唐-刘禹锡):“世道剧颓波,我心如砥柱。”《驱竖子摘苍耳》(唐-杜甫):“江上秋已分,林中瘴犹剧。”

悔吝:悔恨;追悔顾惜。《后汉书-马援传》:“出征交阯,土多瘴气,援与妻子生诀,无悔吝之心。”《述志诗》(魏晋-嵇康):“轗轲丁悔吝,雅志不得施。”《猛虎行》(唐-李咸用):“须知易水歌,至死无悔吝。”

夕惕:至夜晚仍怀忧惧,工作不懈。《易》: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,无咎。”(乾乾:自强不息貌。惕:警惕。厉:厉涉,连衣涉水。咎:灾祸)。《答何劭》(魏晋-张华):“负乘为我戒,夕惕坐自惊。”《咏兴》(唐-白居易):“朝饥口忘味,夕惕心忧失。”

大意:看我真是天生的蓬屋之人,误入朝中做官。小时习性懒,到了晚年更懒。每当想起那让人悔恨之作,感觉天地之间如此狭窄。羡慕你年纪轻轻,言行已能“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”。要分手了情意深切,虽有酒也喝不下去。

回身视绿野,惨澹如荒泽。老雁春忍饥,哀号待枯麦。

时哉高飞燕,绚练新羽翮。长云湿褒斜,汉水饶巨石。

无令轩车迟,衰疾悲夙昔。

时哉:得其时。对时运好的赞叹。《论语-乡党》:“山梁雌雉,时哉时哉!”《昭夷子赵氏碣颂》(唐-陈子昂):“然则大运之所来,时哉时哉!”

绚(xuàn)练:绚本意是色彩斑斓。练本意是白绢。绚练本意应指彩练。《赭白马赋》(南朝宋-颜延之):“别辈越群,绚练夐(xuàn)绝。”《杨道中同行…》(宋-孔平仲):“青山云外半出没,白鸟溪边空绚练。”《睡起》(宋-李彭):“何如绚练堂前燕,拂面衔泥点客衣。”

羽翮:指鸟羽;指翅膀;喻辅佐者。《史记-留侯世家》:“鸿鹄高飞,一举千里,羽翮已就,横绝四海。”《仰赠从兄兴宁寘南》(南梁-何逊):“相顾无羽翮,何由总奋飞。”《赠益府群官》(唐-卢照邻):“羽翮毛衣短,关山道路长。”《独坐》(唐-杜甫):“仰羡黄昏鸟,投林羽翮轻。”

褒斜:褒斜道。因褒水、斜水流经而得名。南口称褒谷;北口称斜谷。通道山势险要,自古为川陕交通要道。

巨石:《元和郡县志-山南道-均州》:“汉水,西自丰利县界流入,南去县三里。东有涝滩,冬即水浅,而下多大石。”

轩车:泛指车。《古诗》(魏晋):“思君令人老,轩车来何迟。”

夙昔:前夜;昔时,往日。《饮马长城窟行》(汉-蔡邕):“远道不可思,夙昔梦见之。”《在郡卧病呈沉尚书》(南齐-谢朓):“良辰竟何许,夙昔梦佳期”。

大意:回身看绿色的原野,像荒凉的大泽一样凄惨。春天的大雁忍着饥饿,在等待麦子枯熟。应时的燕子展翅高飞,在展示灿烂如彩练一样的新翅。褒斜道上路湿云长,汉水流经巨石险滩。请君不要迟迟不回,又老又病的我想起远方的你,会“夙昔梦见之”。

本诗分四层。首层16句。写李舟才望出众。从其父写起。父李岑如“代北豪鹰”,子李舟似“渥洼骐骥儿”而且“尤异是虎脊”。其父是“清峻流辈伯”,其子“人间好少年”。虽长得不白皙,但“十五富文史,十八足宾客。十九授校书,二十声辉赫。”杜甫每见到李舟,都感到吃惊。觉得比自己两个儿子真是强太多了。接着16句为第二层。写送别。在“乾元元年春”,两京百姓“始安宅”时,李舟要远行探望母亲。母亲在汉南“倚门”有望,李舟从长安“敛衽”行役。收复长安后,“蔼蔼咸阳都,冠盖日云积”。长安逐步在回复着往昔繁华。你的父亲现在朝中很受重用,工作繁忙。适当时,你可将母接到长安。我知你不久就会回长安,但毕竟是离别,总让人心潮涌动。第三层10句。自伤衰老。看我这“蓬屋资”,真是白白在朝中做官。每次想到那篇“悔吝作”,都感到“天地窄”。杜甫那篇悔吝之作,就是那篇为房琯的上疏。不仅没救房琯,还惹怒皇上,断了前程。真羡慕你年纪轻轻,言行已能“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”。要暂分手了我是情意深切,有酒也喝不下去。最后10句为第四层。再写惜别。回头望,乱后的家“惨澹如荒泽”。接着用了“老雁”和“飞燕”两个意向。一个是春忍饥、待枯麦的老雁。一个是“时哉时哉”彩羽高飞的燕子。现在就是老雁在送飞燕。最后四句是嘱咐。一是一路平安。要注意褒斜道长云路湿。还要留意汉水多巨石。二是早点回来。我想起远道上的你,我会悲伤的。

附:《送弘文李校书往汉南拜亲》(唐-岑参)

未识已先闻,清辞果出群。如逢祢处士,似见鲍参军。

梦暗巴山雨,家连汉水云。慈亲思爱子,几度泣沾裙。